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心语

毛尖:排队上思南

2017年12月11日10:33 来源: 文汇笔会 作者: 毛尖 点击:

四年前,我第一次去思南做活动,对出租车司机说“思南公馆”,司机多少有些觉得我装土豪地追上一句,“地址”。    

复兴中路重庆路。说完,为了纠正司机的看法,我装知识分子地和他聊了聊上海这座城市,聊了聊发生在思南公馆的变化。    

几年来,思南文艺小分队硬生生把一片高冷建筑群改造成了既摩登又普罗的思南。而时隔四年,我现在打车去思南,没有一个司机会问我要地址,似乎,他们都默认我是文艺中年,去思南读书会充充电。   

是莫言为“思南文学之家”题的名,每个周末走进思南文学之家,参加读书会参加思南书集的人,可能不一定看过莫言,但是这不要紧,就像站在思南读书会舞台上的大家们没有一个敢小觑这个舞台,天南地北的思南读者也不用换衣服擦鞋子走进这片曾经的奢华场所。很多次,在人头涌动的读书会现场,上一分钟旁边的阿姨还在谈论鲜肉月饼,下一分钟就进入了诗和远方。还有一次,看到韩少功入场,我后面的听众惊叹一句,“要西!刚刚伊就立勒我边上,我还以为格老头要抢我座位,凶了伊一眼。”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哪个作家会介意被他的读者这样凶上一眼呢。   

去思南,去思南,这个,已经成了上海的日常生活,尤其这几天,海内外朋友到上海,我都会第一时间告知他们:快去思南。  

思南广场搭建了一个六十天的快闪书店,每天一位驻店作家,专家门诊一样接待五湖四海的读者,你可以问马上要变成70后的子善老师,“如果张爱玲和猫同时落水,你先救哪个?”也可以问70后作家小白,“你作品中的淡黄色冲动,是本能,还是智能?”所以,如果你错过了书店的第一任店长欧梵老师,那么,千万不要错过最后一任。这个叫钻石的快闪书店,只在地球上存在60天,一个朋友曾经急火攻心地问我,怎么办?我明年才能回到思南。    

江湖救急,我告诉她,要想领潮朋友圈也还有机会,看《思南文学选刊》。这本杂志就是为快闪时代准备的,年轻编辑的梦之队,“寻死觅活”地对当代文学全球杂志进行海选,重温福楼拜,对读刘小枫,体例之美,让人想起少年维特被夏洛蒂迷住的刹那:她切开涂着奶油的面包一片片地分给她的兄弟姐妹。    

罗兰巴特说,其实夏洛蒂就是一块蛋糕,我们看着她,服膺于分享的习规。思南就是上海的蛋糕,《选刊》是思南的蛋糕。由此,我也理解了,为什么在疾风暴雨的黄昏,排队等候入场的观众几乎有一种特别甜蜜的耐心。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2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