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关闭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学信息

潘向黎《梅边消息》:不要强迫孩子背古诗

2018年09月25日13:2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沈河西 点击:

“秋天适合读唐诗”,作家潘向黎在9月23日下午的思南读书会活动结尾时说,与潘向黎一起对谈的是她的老友毕飞宇。

潘向黎是文学博士、小说家、散文家,著有《穿心莲》《白水青菜》,随笔集《茶可道》《看诗不分明》等,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等。今年8月,潘向黎的新书《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顾名思义,在这本书里,潘向黎品读了自己喜欢的古诗,并引用大量古今学者的评点文字。与许多同类诗词鉴赏类书籍不同的是,作为资深茶友的潘向黎把古典诗词融入自己的日常生活,这样的路径用她在书中写到的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入盐着水”。

《梅边消息》不是科普,是“美普”

作为一个作家,潘向黎解读古诗词和学者有何区别或优势?对此,潘向黎解释道,学者过分把古代诗人当成研究对象。潘向黎用了一个比喻,学者研究诗人就像拉开一个中药铺里的抽屉,每个朝代、不同流派的诗人都像中药铺一样分得很细很科学。

“如果他们一般推广古诗的话,他们是科普,我这个离科学有点远,我是纯感情的。”潘向黎讲到。

潘向黎用“美普”这个词描述自己通过《梅边消息》这本书所做的工作。她认为,在传播古诗词的过程中,要把握好感性和理性的均衡,如果过于理性就变成了科普,就像一个学问家或者教授在上课,而这不是她想做的,她还是以写作者的感性立场出发。

潘向黎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已故中国文学研究学者潘旭澜,由于这一份家庭馈赠,潘向黎进大学中文系上文学史的时候,有些同学还在扫盲阶段,她就已经把喜欢的诗人变成了自己的好朋友。

“好到什么程度?我对他们的命运了如指掌,我已经不再崇拜他们了,我只是喜欢,我觉得我非常喜欢、热爱、欣赏他们。我活着活着把这些诗人都熬成了我的朋友”。

不要强迫孩子背古诗

潘向黎谈到,有人把她当成古诗词的狂热推广者,她认为这是误解,她其实是在生活里努力寻找美的推广者。“你不一定要在古诗词里找到,你在别的地方找到,都可以,只不过我在古诗词里找到了,而且我觉得找到了很多美的享受如此而已。”

潘向黎也谈到,有许多家长向她咨询,希望她可以给孩子开一个诗单,对此她深感头大,她认为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好心办坏事。

“我请求拜托你们不要强制你们的孩子背任何一首诗,现在很多小孩都很不喜欢古诗词就是因为他们被强制了。如果你不强制,晚一点来没关系,就像有句话说的,如果真是你,晚一点遇见没关系,像我早年不喜欢杜甫,我爸爸没有强制我,假如他强制,肯定我终身不喜欢杜甫,因为一提到杜甫我把他和被强制的经历联系在一起,和一个童年、少年的创伤记忆联系在一起我怎么喜欢得下去?”潘向黎说。

《梅边消息》里有一篇文章题为《杜甫埋伏在中年等我》,潘向黎少女时代时不喜欢杜甫,等到人到中年,才走进了杜甫。因此,潘向黎相信某个人和古诗词、诗人的相遇都需要缘分,如果有一天哪个诗人在某个契机下打开了孩子的心扉,他们就会主动去追问去阅读。那么如果契机没有来怎么办?潘向黎的回答是:海枯石烂等下去。

古诗适合女生读,男生读古诗很娘吗?

现场有一位观众提到一个问题,读故事能培养书卷气,但是不是不利于男孩子培养阳刚气,这位观众认为诗歌更适合女生读。

对此,潘向黎专门谈到刘禹锡的诗就是开阔爽利的,而且男子气概不一定剑拔弩张,追求的是气魄大开大合。潘向黎也以李白的《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为例谈到,李白的生命气场特别大。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我想来想去为什么大家觉得他句句是牢骚绝望?我读这首诗的感觉有点像海明威《老人与海》,到最后哪有胜利可言?就是挺住应对一切,我觉得李白达到了这个高度,他依然保持了他的英雄气,所以非常适合男孩子读,不存在读诗会适合女孩子,男的读会不会不利于阳刚之气。”

而毕飞宇则谈到,如果不同的体类有性别,诗歌恰恰更男性,散文女性,小说雌雄同体。


上海作家协会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09802号-1
电子邮件:shanghaizuojia@126.com 联系电话:021-54047175
2611